創新“一鄉(鎮)一法庭”模式 推進新時代鄉村社會治理現代化

2018-11-29 14:39:46  來源:互聯社區網

中共肅寧縣委 肅寧縣人民政府  張萬松 

 

摘要:隨著經濟社會發展,肅寧縣鄉村面貌和群眾生產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面對人民日益增長的對美好生活的多元化需求和群眾法制觀念的不斷增強,基層矛盾糾紛也呈現多元化趨勢,對鄉村社會治理提出了新的考驗。黨的十九大報告把堅持全面依法治國確立為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基本方略的重要內容,對深化依法治國實踐作出全面部署,并對“加強農村基層基礎工作,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基層社會治理也提出了新的要求。面對新考驗新要求,肅寧縣在夯實“一鄉(鎮)一法庭”訴前調解基礎上,創造性地探索推行了“一村一中心(村級訴前調解中心)”社會治理新模式,建立了“縣委領導、政府支持、法院主導、鄉鎮推進、群眾參與”的多元化矛盾糾紛化解機制。


關鍵詞: 創新“一鄉(鎮)一法庭”模式     社會治理

  肅寧縣位于冀中平原腹地,雄安新區正南50公里,隸屬河北省滄州市,轄9個鄉(鎮),254個行政村,總人口37萬,總面積525平方公里,是馳名中外的“中國裘皮之都”、國家級園林縣城、全國平安建設先進縣、全國社會治理創新綜合試點縣。

  隨著經濟社會發展,肅寧縣鄉村面貌和群眾生產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面對人民日益增長的對美好生活的多元化需求和群眾法制觀念的不斷增強,基層矛盾糾紛也呈現多元化趨勢,對鄉村社會治理提出了新的考驗。黨的十九大報告把堅持全面依法治國確立為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基本方略的重要內容,對深化依法治國實踐作出全面部署,并對“加強農村基層基礎工作,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基層社會治理也提出了新的要求。面對新考驗新要求,肅寧縣在夯實“一鄉(鎮)一法庭”訴前調解基礎上,創造性地探索推行了“一村一中心(村級訴前調解中心)”社會治理新模式,建立了“縣委領導、政府支持、法院主導、鄉鎮推進、群眾參與”的多元化矛盾糾紛化解機制。

  經過一年多的實踐,初步形成了群眾滿意、社會認可、領導肯定,“一降雙升”(法院收案量大幅下降、無訴訟村”、“無信訪村”快速增長)、良性運行的可喜局面。河北省高院對肅寧推進“一鄉(鎮)一法庭”工作給予充分肯定,并要求在全省法院系統學習推廣。

  一、在縣委領導下搭建“一鄉(鎮)一法庭”“一村一中心”大調解平臺

  縣委領導在實踐中認識到,建設美麗鄉村,實現鄉村振興,穩定是關鍵,只有補齊司法調解在鄉村兩級的短板,將矛盾糾紛化解在萌芽狀態,才能抓住解決問題的關鍵。為此,縣委領導把矛盾糾紛訴前調解、推進“一鄉(鎮)一法庭”作為基層社會治理的重要抓手。

  “一鄉(鎮)一法庭”訴調模式是指通過建立完善縣、鄉、村三級網絡,在鄉鎮大力推行“一鄉一庭訴前調解對接中心”,創建“訴調對接”模式;在村級設立訴前調解中心,吸收村“兩委”成員、農村鄉賢、村民代表等為成員,由鄉鎮法庭陪審員定期到村進行指導,形成了“一鄉(鎮)一法庭”“一村一中心”訴前調解鄉村全覆蓋的大格局。

  “一鄉一庭”訴調機制的核心是由縣人大任命的人民法院陪審員充分發揮調解職能,依法依理,對當事人進行教育疏導,促進案件雙方增進理解、達成共識,并出具具有法院判決同等效力的司法確認書,實現快速結案,建立起“省時、省力、省錢、高效”的調判機制。同時,為提供堅強組織保障,縣成立了“一鄉(鎮)一法庭”工作指揮部,確立以法院為主導,鄉鎮全力推進的工作機制,并列入2017年、2018年全縣大事實事,納入全面考核。縣財政每年拿出專項經費用于鄉鎮法庭人民陪審員工作經費支出。制定出臺了《肅寧縣“一鄉(鎮)一法庭”工作規范》等系列文件,實現了調解流程、調解場所、調解行為、人員管理的規范化制度化。

  二、在法院主導下組建“有限司法資源+無限社會力量”有機融合的“N+1+X”專業調解隊伍。

  肅寧縣分別在9個鄉鎮組建了工作機構和專門隊伍,由縣法院選派九名優秀員額法官擔任鄉鎮法庭庭長,在承擔法院辦案工作任務的同時,負責定期指導“一鄉一庭訴前調解中心”工作;在全縣遴選并經縣人大常委會任命85名人民陪審員,負責本轄區內矛盾糾紛的日常調處。

  在具體實踐工作中,形成了“N+1+X”工作模式:“N”是指若干名人民陪審員,“1”是指一名人民法官,“X”是指包括村“兩委“成員、村民代表、農村“鄉賢”等社會各界人士組成的調解隊伍。人民陪審員負責案件的調解;法官負責法律指導;調解員負責推進具體案件的訴前調解。這種模式實現了有限的司法資源與無限的社會力量有機融合,既降低了上訴率又降低了上訪量,既疏解了雙方當事人情緒對立、容易激化的矛盾,又解決了因訴訟費、律師費高不愿走司法途徑的問題,收到了較好效果。比如:趙官莊村趙氏三兄弟贍養糾紛一案,河北電視臺農民頻道“幫大哥”多次調解未果,恰逢鎮村法庭訴前調解中心成立,當事人抱著試一試的想法要求進行調解,在人民陪審員、法官和村民代表的共同努力下,“情、理、法”三方合力最終調解成功,當事人和周邊群眾交口稱贊:“原來‘幫大哥’就在我們身邊”!

  三、依托現代化治理手段,實現了“互聯網+矛盾糾紛排查調處”在鄉村落地見效

  依托中國移動的云視訊視頻系統,開展日常網絡巡查,指導調解和召開視頻會議,鄉鎮人民陪審員在調處案件過程中,對案件的法律依據和適用條款把握不準時,可直接連線縣法院值班法官,由法官根據案情和適用的法律條款給予解答,實現了法院與鄉鎮、法官與基層、鄉鎮與鄉鎮之間三方互聯互通,使群眾矛盾糾紛隨時發生,隨時調解,真正做到解決快、效率高、成本低。依托政法網絡,將鄉村糾紛及時錄入法院立案系統和日常檢索案例庫,實現了法院、鄉鎮、村級網絡平臺三級之間無障礙資源共享。

  “一鄉(鎮)一法庭”工作模式,通過發揮人民法院的主導作用和人民群眾的主體作用,順應了加強鄉村治理的新要求,契合了人民群眾對自身利益訴求的新期待,有效提升了鄉村社會治理的現代化水平。目前,全縣254個村中,“無訴訟村”達到60個,占總數的四分之一;“無信訪村”達到214個,占總數的85%。比如我縣梁村鎮,無信訪村由2016年的19個增長到2017年的31個,2018年達到42個,占到了全鎮的90%。

  (一)“一鄉(鎮)一法庭”工作模式,實現了司法力量下沉,是傳承新時代“楓橋經驗”的生動實踐。2013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就“楓橋經驗”作出重要指示,“要適應時代要求,創新群眾工作方法,善于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解決涉及群眾切身利益的矛盾和問題”。圍繞貫徹落實指示精神,我們通過設立“一鄉一庭”訴前調解機構,完善矛盾糾紛多元化解機制,真正把矛盾化解在了萌芽狀態,將“一鄉(鎮)一法庭”打造成了司法工作的前沿陣地和實踐新時代“楓橋經驗”的主戰場,全縣初步實現了“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鄉、矛盾不上交”。

  (二)“一鄉(鎮)一法庭”工作模式,順應了當前社會治理新形勢,是完善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的有效載體。依托原有的較為完備的基層黨組織、基層民主組織、農村經濟合作組織、農村群眾性平安組織等鄉村社會基層組織治理體系,充分發揮村“兩委“成員、村民代表、農村“鄉賢”以及村級法治宣傳員的積極作用,并將他們納入人民調解員隊伍,積極發揮公序良俗的自我調解機能、農村鄉賢的道德教化作用、法治宣傳的警示教育功能,進一步夯實了鄉村社會治理的基層基礎,真正實現了自治、法治、德治的有機結合和治理體系的進一步完善。

  (三)“一鄉(鎮)一法庭”工作模式,完善了社會綜治格局,是促進鄉村振興戰略順利實施的司法保障。鄉村治理有效有力,是實現鄉村振興的重要基礎和保障。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在河北省調研時指出:要高度重視發揮人民法庭在鄉村治理中的重要作用,有效服務和推進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肅寧縣始終堅持黨對人民法庭的領導,把“一鄉(鎮)一法庭”建設納入到黨委政府主導的社會綜治大格局中,堅持“行政管理+司法實踐+農村社會治理”模式,充分發揮鄉鎮法庭作為基層社會治理的橋梁和紐帶作用,通過履行職能,參與綜合治理,化解各類矛盾糾紛,在服務保障鄉村振興戰略實施中發揮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四)“一鄉(鎮)一法庭”工作模式,筑牢了鄉村矛盾糾紛排查化解第一道防線,是履行好“政治護城河”職責的重要舉措。自覺當好首都政治“護城河”,是河北省委、省政府賦予各級黨委政府的重大政治任務。而發揮“一鄉一庭“的調解功能,排查調處各類矛盾,做好信訪穩定工作,筑牢農村第一道防線,是圓滿完成“政治護城河”使命的基礎工作。我們通過“訴前調解”這種柔性方式,實現案結、事了、人和,較好發揮了“穩壓器”、“減壓閥”作用。

  (五)“一鄉(鎮)一法庭”工作模式,踐行了群眾工作理念,是打通司法為民“最后一公里”的必然選擇。按照習近平總書記打通聯系服務群眾“最后一公里”要求,我們通過實現“一鄉(鎮)一法庭”和“一村一中心”全覆蓋,打通了司法深入服務群眾的“最后一公里”,把司法觸角延伸到最基層,把法律援助送到老百姓家門口,方便群眾就地依法化解矛盾糾紛,降低維權成本,提高維權效率,得到了基層群眾的廣泛認同。目前在肅寧,只要農村一有糾紛,人民群眾第一時間就會想到“自己身邊的法庭”。

(責任編輯  王景榮)

 

福彩走势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