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總書記在福建的探索與實踐

2017-08-07 13:50:18  來源:福建日報

   “憶往昔,崢嶸歲月稠”。在福建這塊充滿激情的熱土上,習近平同志懷抱一顆赤子之心,探索奮斗了17年多,在改革、開放、發展、黨的建設等一系列重大領域,在理論和實踐的雙重探索中,取得了極其豐碩的成果,至今仍閃耀著真理的光芒。

  黨建篇·山海情懷 赤子初心
 
  ——“他對老百姓的感情最深”
 
  1988年6月,34歲的習近平赴任寧德地委書記,成為當時寧德地委班子中最年輕的一個。
 
  1992年出版的《擺脫貧困》,是習近平寧德兩年艱苦工作生涯的全面寫照。全書12萬字,共收錄了習近平在寧德工作時的29篇講話和文章。這本書體現了習近平同志扎根艱苦地區帶領群眾擺脫貧困的堅定理想信念,每一篇都能看到他滿滿的為民情懷,在他心里從來沒有一刻忘記人民。
 
  1988年6月,一到寧德赴任,習近平就一頭扎進了基層。第一個月,習近平輕車簡從,只帶著兩三個人下鄉調研。第二個月,習近平還是調研,基本是2天一個縣,每個縣的主要鄉鎮、村莊都要走一走。到任不到3個月時間,習近平走遍閩東9個縣,后來又跑了絕大部分鄉鎮。
 
  習近平第一次去屏南調研時,當地老百姓拿出艾葉蛋招待他——用艾草熬出的熱乎乎的湯汁,沖進打散的生雞蛋里,再加些白糖攪拌一下,這是當地招待貴客的“最高禮節”。工作人員擔心習近平喝不慣,連忙阻止。習近平擺擺手說:“要是不喝,老百姓就覺得你是官,你和老百姓就有距離了。”他二話不說端起碗把艾葉蛋喝了下去,老百姓很高興,一下子就和他熟絡了起來。
 
  1989年7月19日,習近平頂著炎炎烈日,徒步到不通公路的省定特困鄉——壽寧縣下黨鄉現場辦公,當時辦公地點在廊橋邊上的土坯房里,午休吃飯就安排在廊橋上。1989年7月26日、1996年8月7日,他又兩次來到下黨,協調解決下黨建設發展難題。
 
  下黨鄉的徒步調研,正是他所倡導的“現場辦公下基層”的起點,隨后逐步建立以“信訪接待下基層、現場辦公下基層、調查研究下基層、宣傳黨的方針政策下基層”為主要內容的“四下基層”工作制度。
 
  深入基層調研,傾聽群眾聲音,汲取各方智慧,更加堅定了習近平帶領干部群眾加快改革開放、致力擺脫貧困的決心:“我覺得越是艱苦的地方、困難的時刻,越能磨練人的意志、鍛煉人的能力”“我們需要的是立足于實際又胸懷長遠目標的實干,而不需要不甘寂寞、好高騖遠的空想;我們需要的是一步一個腳印的實干精神,而不需要新官上任只燒三把火希圖僥幸成功的投機心理;我們需要的是鍥而不舍的韌勁,而不需要‘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散漫。”
 
  他調任福州時,人民日報有一篇“閩東脫離貧困線”的報道,他得知后表示:“我也堅信,‘億萬千百十,皆起于一’,閩東跨越了這一條‘貧困線’,若能繼續臥薪嘗膽,矢志如初,再接再厲,奮斗不息,必能徹底擺脫貧困。”
 
  “我們工作目的是為人民服務,不僅要對上面負責,而且要對群眾負責,為人民做主。古時候的縣官尚且還有擊鼓升堂,為民申冤,而我們卻成天忙于開會,很少主動去抓這種事,這是不應該的。”1988年12月20日,習近平率先到霞浦縣接待來訪群眾,在當天的總結會上他這樣說。這一次接訪,也揭開了寧德地縣鄉三級領導下基層接待群眾來訪日歷的第一頁。
 
  在福州,習近平大力倡導“馬上就辦”,推行“四個萬家”,提高辦事效率,切實解決困難。
 
  習近平對收集群眾關心的熱點、難點、焦點問題的“一事一報”非常重視。習近平交代身邊的工作人員:“凡是群眾來信,一律都要交給我過目。”并提議把信訪工作列入市委、市政府的重要議事日程,還要求自己無條件做到四個“親自”,即親自研究、親自部署、親自批閱、親自查辦。
 
  根據1993年福州市委督查科的資料,習近平任職福州市委書記后,批閱的群眾來信函件達千余件,他對群眾來信幾乎每封必看,每看必批。
 
  “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習近平當選總書記后的首次公開講話,樸實親切、飽含深情,溫暖了億萬人的心,鮮明宣示了他帶領中國共產黨執政為民的堅定決心。
 
  ——“從他的身上我們感受到了一股清風”
 
  “沙,沙,沙,沙……”這是1988年的一個清晨,新來的寧德地委書記習近平在院子里清掃落葉和垃圾。在沒下鄉的日子里,這是他上班前常常做的事。掃院子成為他與干部們溝通的一個好方式。
 
  當年習近平的辦公室加上會客室一共22平方米。到任那一天,習近平和省委組織部的同志坐一輛車下來,沒有搞歡迎儀式,更沒有搞任何排場。
 
  到任后,習近平要求辦公條件都不能變。辦公室、宿舍不做一點翻新裝修,宿舍里簡簡單單只放了一張床和一個寫字臺。他的用車和駕駛員,也是從前任手中接下的。那輛已經有十多萬公里里程的上海牌老轎車,后來陪著他跑遍了閩東大地的山山水水。
 
  平時,他就在地委食堂里排隊憑飯票打飯吃,理發也就在行署邊上的一間小店理。這期間,后勤部門多次提出要給習近平開小灶,但都被他拒絕了。不僅嚴于律己,習近平對自己的家屬同樣從嚴要求。
 
  打鐵還需自身硬。1989年8月16日,習近平在寧德地區全區廉政公告大會上強調說:“各級領導首先做好廉潔自律,正人先正己,從我做起,當好表率,嚴格要求自己的家屬、子女和身邊的工作人員,凡是涉及自己和家屬的問題,要做到不庇護、不隱瞞、不說情,用黨性作為衡量自己行為的準則,嚴格執行黨紀制定的廉潔自律規定。”
 
  2013年1月,習近平在第十八屆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上強調:“我們要以踏石留印、抓鐵有痕的勁頭抓下去,善始善終,善作善成,防止虎頭蛇尾,讓全黨和全體人民來監督,讓人民群眾不斷看到實實在在的成效和變化。”
 
  1988年的冬天,對于寧德的不少干部來說都是一個難忘的冬天。“人生三大事——蓋房、修墓、娶媳婦。”當時寧德地區的干部隊伍受陳舊觀念的影響,紛紛占地建房。
 
  到任寧德的第一輪調研中,習近平就發現了這個嚴重問題。在廣泛深入調查研究的基礎上,習近平決心把查處干部違法違紀占地建房問題作為懲治腐敗的突破口在全區全面展開。1988年12月30日,離新的一年到來還有兩天。習近平在全區加強土地管理、整頓干部建房、查處干部建房中的違紀問題電話會議上的講話中嚴肅提出:這次我們對干部建房問題采取的措施是“停”“清”“理”,即從今天起先停下來,然后全面清查,再分別情況進行處理。
 
  一聲令下,建私房行為全面凍結。習近平對于全區清房工作的每一階段進展,每一次會議,每一個事項,都時時過問,一抓到底。清房工作迅速在全區從嚴公正推開,贏得百姓一片拍手叫好聲,大快人心。
 
  不僅是清房,習近平在寧德和福州都注重查處一批腐敗的大案要案,特別對于嚴重以權謀私、嚴重違紀的,他強調要“敢碰硬,嚴肅查處,不能姑息”。
 
  上世紀90年代初,伴隨改革開放的深入,市場經濟蓬勃發展,全國上下興起了一股“炒股熱”,福州的不少機關干部也心癢癢。對此,習近平強調“魚和熊掌不可兼得”,福州的干部都不準炒股。
 
  “人民把權力交給了我們,怎么樣才能讓人民放心?一個很重要的措施就是建章立制。建立一整套系統、全面的制度以制約和監督權力的使用,這是杜絕腐敗的根本性措施。”1990年2月,習近平在《廉政建設是共產黨人的歷史使命》一文中這樣說。
 
  在第十八屆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上,習近平要求:“要加強對權力運行的制約和監督,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
 
  1989年3月29日,寧德地委、行署出臺《關于地委、行署領導干部廉潔自律的若干規定》。一個多月后,1989年5月15日,《關于黨政機關廉政建設的若干補充規定》出臺。1993年6月,習近平在福州全市黨建工作會議上針對經濟生活中出現的不正之風和違法違紀問題專門強調了五條廉政紀律。
 
  擔任省長后,習近平在一次全省重點建設工作會議上,強調不要讓“修一條路倒一批干部”的現象發生,對搞好重點建設的防腐倡廉工作提出“約法六章”。一系列的規章制度的建立,對清廉黨風政風的形成起到長效約束作用。
 
  “我們中國共產黨人靠什么來得民心呢?靠的就是廉潔奉公,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這是一條真理。”1990年2月,習近平在《廉政建設是共產黨人的歷史使命》一文里這么寫道。
 
  2012年11月15日,習近平在十八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與中外記者見面會上說道:“打鐵還需自身硬。我們的責任,就是同全黨同志一道,堅持黨要管黨、從嚴治黨,切實解決自身存在的突出問題,切實改進工作作風,密切聯系群眾,使我們黨始終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堅強領導核心。”
 
  ——“將理論高度與實踐深度有機地結合起來,就能更好地做好領導工作”
 
  在福建,習近平先后在寧德、福州擔任黨委一把手多年,如何加強黨的建設,是他始終關注的問題,也是著力探索的問題。其中,思想建設、班子建設、基層組織建設是他重要的抓手。
 
  習近平到寧德上任,別的行李少得很,卻帶了幾大箱書。
 
  到任見面會上,習近平開口第一句話就是“學習”。他說:“閩東是老區、革命根據地,我來這里工作,對我本身也是一個鼓舞,要好好向大家學習。”
 
  抓思想建設,習近平著重抓學習,高度重視學習馬列主義經典著作,是一個顯著特點。1990年5月,在給寧德地直機關領導干部的臨別贈言中,習近平不無感慨地說,馬列主義是我們觀察一切現象、處理一切問題的武器,特別是觀察一切社會現象、處理一切社會問題的武器。作為一個共產黨員,一個領導干部,如果不努力學習馬列主義的理論和方法,如果不用馬列主義指導自己的思想和行動,他要在革命斗爭中堅持無產階級的立場,增強無產階級的思想意識,是不可能的。
 
  “習近平外出開會和調研都帶著書,休息時一有空就拿出來潛心研讀,見到有新書、好書便立刻買下來讀。”時任寧德地區行署專員陳增光向記者回憶道。
 
  在福建工作期間,習近平不僅帶頭讀書學習,還在多個場合語重心長地叮囑領導干部要好學樂學,把學習放在第一位,經常給自己“加油”,不斷給自己“充電”。
 
  1989年8月底,主政寧德還不到一年的習近平打破常規,率地委、行署班子成員,各縣(市)委書記及地直機關部門負責人,專門來到這里,舉辦一期地委學習中心組讀書班。
 
  “各級領導干部要以求實、求真、求深的精神,抓好思想理論建設,帶頭學好、用好馬列主義,真正掌握理論武器。”讀書班小結時,習近平提醒大家,我們的工作比較繁忙,真正脫產學習的機會很少。所以,我們應當有一種雷鋒的“釘子”精神,擠時間學習,爭分奪秒地學習。要虛心向書本學習,虛心向實踐學習。
 
  學習的目的全在于運用。“在地方工作的同志,如果能將理論高度與實踐深度有機地結合起來,就能更好地做好領導工作。”習近平這樣忠告地委的同事們。在大家看來,習近平要求干部注重學習特別是理論學習,就是希望大家能通過學習,不斷提高領導水平和素質,從而增強各級領導班子的戰斗力。
 
  為政之要,莫先于用人。組織建黨,重在隊伍建設。習近平主政寧德時,積極探索青年干部宏觀管理辦法,并大膽試驗。
 
  1989年3月,寧德地委決定對地直機關新任領導實行試用制。從當年起,凡新提任的地直黨、政、群機關副處級和處級領導干部,一律實行試用制,試用期為一年,期滿考核依成績決定去留。
 
  當時閩東落后,干部思想狀況不一,有的急躁冒進,有的思想貧困,這引起了習近平的高度重視。習近平在《從政雜談》中說,青年干部是黨的事業的希望,他們熱情高、有闖勁,但也有許多短處。在成長過程中應當揚長避短。
 
  他提出注意四忌:一忌急于求成。二忌自以為是。三忌朝令夕改。四忌眼高手低。
 
  在福州工作期間,習近平對青年干部的一番話讓大家感到十分溫暖:對青年干部既要熱情愛護,又要嚴格要求;既要充分肯定他們的優點,又要熱忱幫助他們克服缺點。從1991年開始,本著“全面鍛煉提高,缺什么補什么”的原則,福州在年輕干部中普遍開展了崗位輪換、縱橫交流、外派掛職、擔任助理、壓擔子鍛煉。
 
  廣為閩東干部熟知的是,習近平提倡念好知、舉、用、待、育的“人才經”。他說:“干部問題就跟擺棋子一樣,要擺得恰當,發揮最佳效果,人盡其才、各得其所。”同時,習近平也提出“為官四要”,即“為官之本在于為官一場、造福一方,為官之理在于講奉獻,為官之德在于清廉,為官之義在于明法”。
 
  1990年7月25日,在福州市領導干部會議上,習近平談到自己在實踐中的體會時說,有“四種人”不能用——
 
  一是做官期望值過高的人。做官要求一直得到滿足,唯獨一次得不到滿足,于是就躺倒不干。
 
  二是善于鉆營的人,專門去揣摩領導意圖,精力不在工作上。
 
  三是“天橋把式”的人,光說不做,專擺花架子,不肯辦實事,也叫作“空里客”。
 
  四是欺上瞞下的人。
 
  習近平的話擲地有聲:“要你當官,不是叫你來經營自己的‘安樂窩’,搞自己的‘根據地’,來當‘山大王’。在其位謀其事,謀共產黨的事,謀社會主義的事,不是謀你自己一家一戶的事,不是謀你小集團的利益。一個地方能不能發展,首先在于領導班子一班人,能不能形成一股正氣,為人民謀利益。”
 
  習近平襟懷開闊、識人善任,對干部既真誠又嚴格。在寧德的兩年,一批德才兼備的干部走上合適的崗位。
 
  干部要嚴管,也要保護。時任平潭縣書記劉嘉靜在開展工作時遇到了一些難題。對此,習近平還專門作了批示,鼓勵劉嘉靜克服困難,大膽地做好工作。過了20多年,劉嘉靜回憶起總書記關愛干部的情境,仍然很激動。
 
  不僅重視選人用人,在福建工作期間,習近平把基層組織建設作為黨建工作的重點來抓,打牢基礎,把堡壘建在基層。針對農村中存在“少數黨組織落伍了、散伙了,黨員的先鋒模范作用不見了”的現象,習近平一針見血地指出:“為什么有的村黨支部,說話沒有力氣,農民不愿聽,那一定是因為這個黨支部的作用已經是日薄西山。”
 
  1989年1月7日,習近平就加強黨的建設作出批示,要在民主評議的基礎上,妥善處置不合格黨員;搞好基層組織建設,調整不適應、不協調、不健全的“三不”班子。
 
  “‘上頭千條線,下頭一根針’,只有把基層組織建設好,我們的各項工作才能真正落到實處。否則,上級機關的工作就只能是自我循環式的空轉,忙來忙去只是瞎忙。”這是習近平1990年6月到羅源、連江、長樂三縣開展調查研究后得出的結論。
 
  “基層是黨的執政之基、力量之源。只有基層黨組織堅強有力,黨員發揮應有作用,黨的根基才能牢固,黨才能有戰斗力。”這是2016年習近平對在全黨開展“兩學一做”學習教育作出的重要指示。
 
  習近平在福建工作期間對黨建工作的探索與實踐,成為福建加強黨的建設的寶貴精神財富,激勵著各級黨組織和廣大黨員奮力投身新福建建設,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不懈奮斗。
 
  改革篇·改革爭先 擊水中流
 
  福建地處東南沿海,得改革開放風氣之先。愛拼會贏、敢為人先,福建的改革求索從來不甘人后,為經濟社會發展注入了源源不竭的動力。
 
  2014年10月30日至11月2日,習近平總書記考察福建,擘畫了福建發展的新藍圖:“希望福建的同志抓住機遇,著力推進科學發展、跨越發展,努力建設機制活、產業優、百姓富、生態美的新福建。”這當中,“機制活”可謂根本保障。機制一活,發展大勢氣象萬千,發展大潮洶涌澎湃。
 
  解放思想,先行先試,總書記對福建改革發展寄望甚殷,關懷備至。
 
  其實,習近平在福建工作期間,始終重視改革,大力推動改革。其探索與實踐,留下清晰而深刻的足跡:
 
  他沖破思想和體制的重重阻力,推動福州國有企業改革;他六年七下晉江,在多次調研后總結“晉江經驗”,提出縣域經濟發展方向;他倡導建立外經“一棟樓”,推進簡政放權,給企業家回信,呼吁理解、尊重、愛護、支持企業家;他親手抓起、親自主導開展集體林權制度改革,以餐桌污染治理為抓手,著力打破部門藩籬,統籌推進,建立從田頭到餐桌的全程監管體系……
 
  “事非經過不知難”。回望當年的探索歷程,我們仍為改革者的勇氣和智慧所震撼,并從中得到寶貴的教益。
 
  ——經濟體制改革
 
  迎難而上,敢為天下先
 
  (當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上世紀90年代,隨著改革開放的推進,福州外商獨資、中外合資、私企等各種類型的企業如雨后春筍般蓬勃興起。面對日趨激烈的市場競爭,國有企業因自身體制機制弊端,步履維艱。而對于國有企業改革,則存在姓“社”或姓“資”的不少爭議。如何打破觀念枷鎖、突破重重障礙,讓國有企業真正以市場為導向、建立現代企業制度?時任福州市委書記的習近平,通過扎實調研,力排眾議,推動福州經濟技術開發區建設總公司成為福州首個“試水”股份制改革的國有企業,吹響了福州乃至全省國企改革的“沖鋒號”。
 
  “推動國企改革,習近平站得高、看得遠。他在調研國有企業時多次說過,擺脫企業困境的唯一出路就在于改革。”在時任福州市紀委書記、政法委書記方慶云看來,當年國有企業能否實行股份制的爭論與探索,帶來了新舊觀念的激烈撞擊,而改革攻堅,無疑成為推動福州經濟社會發展的強大動力。
 
  2000年,時任福建省長的習近平,兼任福建省國資委主任,以更大力度推進全省國企改革。
 
  (六年七下晉江)2002年,時任福建省長習近平分別在《人民日報》《福建日報》發表關于晉江經濟持續快速發展的調查與思考的署名文章,總結“晉江經驗”,提出“六個始終堅持”和“處理好五大關系”:始終堅持以發展社會生產力為改革和發展的根本方向,始終堅持以市場為導向發展經濟,始終堅持在頑強拼搏中取勝,始終堅持以誠信促進市場經濟的健康發展,始終堅持立足本地優勢和選擇符合自身條件的最佳方式加快經濟發展,始終堅持加強政府對市場經濟的引導和服務;處理好有形通道和無形通道的關系,處理好發展中小企業和大企業之間的關系,處理好發展高新技術產業和傳統產業的關系,處理好工業化和城市化的關系,處理好發展市場經濟與建設新型服務型政府之間的關系。“晉江經驗”及其啟示,至今讀來仍發人深思、啟迪心智。
 
  總結“晉江經驗”15年來,晉江人民按照習近平提出的“六個始終堅持”和“處理好五大關系”不斷探索、不斷創新,走出了一條全面發展之路。至2016年,晉江連續23年居福建省縣域經濟總量第一位、第16年躋身全國百強縣(市)前十行列。
 
  ——政府職能轉變
 
  放膽、放權、放手、放活
 
  (外經“一棟樓辦公”)上世紀90年代初,針對外商投資的審批慢、審批難,在時任福州市委書記習近平倡導下,福州實行投資項目審批“一棟樓辦公”,各部門辦事窗口集中于一棟樓,全部手續不用出樓即可辦成,投資項目審批做到“馬上就辦”。從“一棟樓辦公”推開,福州出臺了一系列下放審批權限、簡化審批手續、提高辦事效率的舉措,還形成了現場辦公解決企業問題的機制。
 
  真抓實干,雷厲風行。在習近平的推動下,當時福州的政府機關作風煥然一新。20多年過去了,“一棟樓”早已轉化為如今的行政服務中心、市民服務中心,但當時“一中午擬定一份文”“兩天辦好辦廠手續”的故事仍在流傳。
 
  2000年,時任福建省長的習近平,親自擔任省機關效能建設領導小組組長,在全國率先推進服務型政府建設。
 
  2001年,福建在全國第一個以省政府令的形式頒布政務公開實施辦法,在全省推行縣級政務公開,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
 
  時至今日,加快轉變職能,進一步簡政放權,福建仍在先行先試,持續提速。
 
  (給企業家回信)福建企業家素有“敢為天下先”“愛拼才會贏”的開拓創新精神。1984年,福建55位企業廠長經理聯名向當時的省委書記、省長發出《請給我們“松綁”》的呼吁信,在全國引起巨大反響。2014年,恰逢“松綁放權”30周年,習近平在北京給福建企業家回信,肯定1984年的呼吁信是經濟體制改革的一段佳話。習近平在福建工作期間,多次與企業家座談,傾聽企業家的心聲,急企業家之所急、憂企業家之所憂,關心企業家成長,為企業發展提出合理建議,提出干部要與企業家建立“君子之交”的關系,成為事業上的“諍友”。
 
  ——改革惠及民生
 
  增進福祉,讓百姓真正受益
 
  (林改“三定”迸活力)集體林權制度改革,被稱為“繼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之后,中國農村的又一場偉大革命”。2002年6月,時任福建省長習近平赴率先探索集體林權制度改革的龍巖市武平縣進行專題調研。在聽取匯報和實地調研后,習近平強調指出:“林改的方向是對的,關鍵是要腳踏實地向前推進,讓老百姓真正受益。”并要求:“集體林權制度改革要像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那樣從山下轉向山上。”歷經15年的積極探索、大膽突破和持續改革,這場由習近平同志親手抓起、親自主導的集體林權制度改革,為福建保護生態、農民增收帶來巨大活力。
 
  2012年3月7日,已到中央任職的習近平,在看望十一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福建代表團代表時,對武平林改予以充分肯定。他說:“我在福建工作時就著手開展集體林權制度改革。多年來,在全省干部群眾不懈努力下,這項改革已取得實實在在的成效。”
 
  (守護“舌尖上的安全”)新世紀之初,福建人民的餐桌和全國人民一樣面臨著新困擾:經過改革開放以來的持續改善,食品供給雖無數量之憂,但存安全之虞。一些水源和耕地受到污染;一些農副產品中有害殘留物超標嚴重;畜禽養殖和食品加工過程中一些企業使用過多抗生素或違禁使用添加劑、激素等,食品中有害殘留物增加;食品加工、運輸、儲存等環節的設備落后,缺乏有效的檢測手段,食品后續污染問題日益突出……2001年,時任福建省長習近平在全國率先提出并親力親為治理餐桌污染、建設食品放心工程,建立全程監管體系,守護廣大人民群眾“舌尖上的安全”。
 
  “民以食為天,加強食品安全工作,關系我國13億多人的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必須抓得緊而又緊。”2017年新年伊始,習近平總書記對食品安全工作作出重要指示。
 
  “人民關心的事情就是我們關心的事情,人民群眾不放心的事情、不滿意的事情就是我們的過失所在!”2001年,時任福建省長習近平談及這項工作時的一席話,至今聽來,仍擲地有聲。
 
  “餐桌污染問題若得不到解決,我們就無法向全省人民交代,就意味著失職。” 習近平說。
 
  將人民利益作為改革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創新社會治理體制機制,是習近平秉持的原則。
 
  在福州期間,習近平還推動出臺《城區內河污染綜合整治規劃》,用制度創新還市民清新內河;主導福州溫泉資源保護,將溫泉的有序開發納入法制軌道;針對福州環境衛生存在的問題,制定了條保塊管、強化依法治市的措施……一系列體制機制的創新舉措,讓福州的城市建設翻開了嶄新篇章,讓市民真正感受到了身在福州之“福”。
 
  改革爭先,猶如中流擊水,不進則退。
 
  習近平在福建工作期間的改革探索和實踐,在思想、膽識、情懷等諸多方面給福建干部群眾留下深刻印象,并轉化成為不懈推進改革發展的寶貴精神財富和巨大動力。當前,全面深化改革已到深水區,需要啃下硬骨頭。福建唯有進一步解放思想,繼續勇于先行先試,以改革促發展,以發展倒逼改革,一往無前,才能早日把習近平總書記擘畫的“新福建”藍圖化為現實。
 
  開放篇·開放發展 風起帆張
 
  福建,地處東海之濱,得改革開放風氣之先;與臺灣一衣帶水,淵源深厚;旅居海外的千萬閩籍華人華僑,心系祖國,熱愛鄉梓。作為中國最早實施對外開放政策的省份之一,福建的開放發展始終與國家戰略同脈動。
 
  “對外開放興,福建興;對外開放步伐加快,福建興旺繁榮的機會越大。”2001年,時任福建省省長習近平在“9·8”投洽會接受中外記者采訪時談的一番話,至今仍激勵著福建人民。
 
  從1985年6月到2002年10月,習近平同志在閩工作的十七年多,恰恰是福建由曾經的海防前線成為我國對外開放前沿的重要時期。他抓住歷史機遇,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真抓實干。無論在交通落后、信息閉塞的寧德地區,還是在沿海開放地帶的省會福州,主政期間,習近平堅持開放發展的道路,堅持“引進來”與“走出去”結合,堅持經貿合作與人文交流并重,在開放浪潮中不懈探索與實踐。
 
  斗轉星移,日新月異。
 
  2015年10月,在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把開放發展作為引領我國未來五年乃至更長時期發展的“五大發展理念”之一,向世界表明中國開放的大門永遠不會關上。
 
  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回望來路,追尋足跡,記憶習近平同志在福建的“開放之路”。
 
  ——前瞻·解放思想堅定開放
 
  理念是行動的先導。
 
  1988年6月,習近平到閩東上任。當時的閩東,交通閉塞,信息短缺,小農經濟一統天下,商品經濟的發展步履艱難。由于貧困,一些群眾安于“窮自在”;由于閉塞,一些干部習慣“等靠要”。
 
  脫貧致富任重道遠。而臨海朝洋的地理環境、海峽兩岸關系的緩和、開放政策的實施,又使閩東面臨著實施沿海發展戰略的機遇。
 
  輾轉閩東九縣調查研究后,習近平提出,弱鳥可望先飛,至貧可能先富,但首先要看我們頭腦里有無這種意識。當務之急,就是黨員、干部和群眾都要來一個思想解放、觀念更新,這樣,才可跳出老框框看問題,也可以振奮精神。
 
  當時,閩東四個沿海縣中寧德、霞浦已列入開放縣份。習近平認為,開放和扶貧彼此融合、互相促進,提倡用開放意識來推動扶貧工作、在扶貧工作上運用開放政策;扶貧的結果將是開放的新起點,開放將使扶貧工作邁向新臺階。因此,閩東經濟發展應該是開放和扶貧的政策雙管齊下。
 
  這些全新的開放理念給封閉的閩東打開了新的發展思路。
 
  兩年后,習近平調任省會福州市委書記。基于對世界經濟發展格局和趨勢的深刻洞察,提出了建設“海上福州”發展戰略。1994年5月,福州市委、市政府在平潭縣召開建設“海上福州”研討會,習近平系統地闡述了對發展海洋經濟的深刻認識:這是經濟發展的必然趨勢,也是培育經濟新生長點的重要途徑。他說:“沿海是我們遼闊的地域,是擴大對外開放的優勢所在,我們切不可忽略了這一優勢,也不能搞成單一的開發,而是通過綜合開發,形成大產業優勢。”當年6月12日,福州市委、市政府出臺《關于建設“海上福州”的意見》。
 
  時隔18年后,2012年11月,黨的十八大作出了建設海洋強國的重大部署。報告提出,“提高海洋資源開發能力,發展海洋經濟,保護海洋生態環境,堅決維護國家海洋權益,建設海洋強國”。
 
  ——開拓·內聯外引雙向開放
 
  明者因時而變,知者隨事而制。
 
  閩東和福州,不同的基礎條件,不同的發展階段,注定走的是不同的開放之路。如何因地制宜融入沿海開放發展經濟帶?習近平不斷探索、開拓創新。
 
  由于經濟社會發展相對滯后,當時閩東被稱作我國東南沿海的“黃金斷裂帶”。1988年7月,習近平在閩東九縣調研中指出:“沿海發展戰略是全國經濟發展戰略的組成部分,地處福州、溫州兩個經濟活躍的開放城市夾縫帶的閩東處于什么位置應當考慮。”當時,在南面的福州及閩南一帶,隨著改革開放深化,正走著一條以市場為導向的外向型經濟道路,對閩東的經濟發展影響深刻。但閩東要實施沿海發展戰略,走外向型經濟,依然缺乏必備的條件和要素。他認為,閩東的沿海開放,正處于打基礎的時期,是屬于開發式的開放。因此,在擴大內聯協作上下了更多功夫。“走開放的道路,跨出自己的小天地。”他提出了“雙向開放”“雙向開發”“擴大開放”“外引內聯”的發展道路。
 
  到任福州后,習近平主張進一步提高福州經濟的外向度,以福州開放城市和馬尾開發區為中心,形成閩江口兩岸大福州“金三角”開放地帶,并逐步向閩東北輻射。1994年4月2日,在福州市擴大對外開放引進外資工作會議上,習近平強調,對外開放是福州經濟發展的強大動力和生命線。福州的區位,決定其必須走開放的道路。他說:“福州在擴大開放、引進外資中之所以取得這么多成績,主要是我們沒有照搬照抄別人的經驗,沒有簡單模擬別人的辦法,沒有從本本出發,教條主義地理解中央精神,而是從實際出發、走自己的路,形成自己的特色。”
 
  在穩步利用外資改造舊城、發展創匯農業、發展第三產業、建設基礎設施的同時,福州推行雙向開放,鼓勵、支持更多的企業到海外境外設窗口、辦實體,把經濟觸角向外延伸,也提高了對外開放的層次和水平。改革開放成為活力之源。“八五”期間(1991-1995年),福州GDP接連跨過100億元、200億元、400億元大關,1995年突破500億元,位居全國大中城市前列。
 
  ——擔當·閩臺交流先行先試
 
  “兩岸交流日,鄉愁自解時;海峽有隔阻,不阻云彩飛。”
 
  祖籍福建永春的臺灣詩人余光中,一首《鄉愁》道盡海峽東岸臺灣同胞的綿長鄉關之思。
 
  福建與臺灣,一衣帶水,地緣相近,血緣相親,80%的臺灣同胞祖籍地在福建。在推進兩岸關系和平發展的進程中,福建發揮著獨特的重要作用。
 
  關注臺灣問題,關心臺灣同胞。在與臺灣距離最近的福建工作了17年多的習近平,始終傾力為之。他高度重視做好對臺工作,不遺余力推動閩臺交流合作、厚植兩岸人民感情,努力增進兩岸人民福祉。
 
  “我本人在福建工作多年,現在想起那個時期,我幾乎每天都要接觸有關臺灣的事情,要經常會見臺灣同胞,也結交了不少臺灣朋友。我離開福建到現在,始終關注著臺海局勢,期待兩岸關系持續改善。”2013年2月25日,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福建廳會見中國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時這樣回憶。
 
  擔任福州市委書記期間,習近平創造性地提出了“以僑引僑、以僑引臺”等招商引資思路,帶動福州開放型經濟風生水起,為培育壯大汽車、電子信息等支柱產業打下良好基礎。
 
  1999年,李登輝鼓吹“兩國論”,其分裂祖國的言行,給兩岸關系蒙上了陰影。當年8月10日,習近平被任命為福建省代省長的第二天,就在福州召開臺商代表座談會。習近平在會上強調,我們主張不以政治分歧去影響、干擾閩臺經濟合作,不論兩岸關系發生什么情況,我們都將切實依法保護臺商的一切正當權益,并繼續推動閩臺人員往來,進一步擴大閩臺各項交流。
 
  與會臺商代表深受鼓舞,表達了他們將在福建扎根發展、永續經營的決心。
 
  座談會后,習近平馬不停蹄走訪了福州馬尾、閩侯、福清等地的大型臺資企業,明確表示,福建省對臺商來閩投資興業的歡迎態度不變,支持力度不減,希望臺資企業把這一信息轉達給廣大臺商臺胞朋友,福建省各級政府領導不但要深交老朋友,還要廣交新朋友,進一步推動兩岸經貿合作。
 
  閩臺近在咫尺,但一灣淺淺的海峽,曾是橫亙在兩岸同胞骨肉間一道難以逾越的天塹。
 
  上世紀90年代后期,在中央的決策部署下,習近平等省委、省政府領導積極推動閩臺直航,方便兩岸民眾往來。1997年,福州、廈門港被指定為兩岸直航試點港口并正式啟動試點直航,結束了兩岸48年來沒有商船直接往來的歷史。
 
  2001年1月2日,“小三通”破冰,廈門到金門、馬尾到馬祖的“兩門”“兩馬”客運直航啟動,從此拉開了閩臺人員直接往來的序幕。
 
  “盡快實現兩岸直接‘三通’是我們一貫的主張,它有助于擴大兩岸人民交往,促進經濟發展,改善兩岸關系。”在2001年3月的全國兩會上,時任省長習近平說,“兩岸合作交流是大勢所趨,是誰也阻擋不了的。”
 
  2008年,“大三通”實現,閩臺海運直航、直接通郵和空運直航正式啟動,為兩岸關系發展史樹立了里程碑。
 
  2009年9月,平潭綜合實驗區成立。一年后,習近平來閩考察,要求實驗區敢于先行先試、創新機制體制、完善發展規劃,努力在兩岸交流合作中走在前頭。平潭開放開發上升為國家戰略,成為投資熱土。
 
  ——共贏·互學互鑒溝通世界
 
  拓海開洋,絲路帆遠。
 
  福建是著名僑鄉,作為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起點和發祥地,長期以來與沿線國家和地區經貿往來頻繁,人文交往密切。
 
  昔日眾多閩籍鄉親正是沿著海上絲綢之路走向世界。旅居海外的1200多萬閩籍華僑華人中,80%集中在東南亞;而東盟國家2000多萬華僑華人中,有近1000萬人祖籍福建。東南亞成為海外閩商最早的創業基地,也是福建人漂洋過海創造財富最集中的地方,涌現出一大批引領時代潮流的閩商。他們熱心桑梓,為兩地經貿往來積極牽線搭橋。
 
  憑借天時、地利、人和,在閩工作期間,習近平在擴大對外開放中積極推行“引進來”和“走出去”,努力打好“僑牌”。他重視與港澳臺交流交往,開拓經濟合作新領域;發揮民間渠道的作用,密切與世界各大公司、知名友好人士的往來;還多次率代表團出訪東南亞,在異邦他鄉開展經貿活動和科技、文化交流,介紹改革開放政策,為海外華人華僑傳遞鄉情與友誼,堅定了他們回祖國大陸投資興業的決心與信心。在良好的互動中,大家開拓了視野,深深感受到了“海上絲綢之路”的魅力與力量。
 
  開放交流之中,保持對外經濟、文化的吸收吐納,尋求發展。習近平同時積極推動福州發展對外友好關系,與歐、美、日以及東南亞等國家和地區的城市締結友好城市,互學互鑒、合作共贏,詮釋了“國之交,在于民相親”的道理,見證了福建人民與世界人民的誠摯友誼,也傳導了中國傳統文化的軟實力。
 
  如今,中國的對外開放進入了一個全新的時代。作為全國改革開放先行地區的福建,正借“一帶一路”東風,風起帆張,全力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核心區,書寫開放發展的新篇章!
福彩走势滚动